<track id="ijjrj"><em id="ijjrj"></em></track>
    <span id="ijjrj"><sup id="ijjrj"><object id="ijjrj"></object></sup></span><strong id="ijjrj"></strong><span id="ijjrj"><output id="ijjrj"></output></span><optgroup id="ijjrj"><em id="ijjrj"><del id="ijjrj"></del></em></optgroup>

    1. <optgroup id="ijjrj"></optgroup>
      <track id="ijjrj"><em id="ijjrj"></em></track>
      1.  
        當前位置
        中國杭州
         >> 黨政動態  >> 政府工作動態  >> 服務
        服務
        惟改革者進
        2019-05-20 來源:杭州日報
        [收藏] [推薦][字號: ] [打印] [關閉]



          時間是常量,也是奮進者的變量。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來大步流星的每一個腳印,都伴隨著自我改革與勵精圖治。

          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杭州就一直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先行地,更是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弄潮兒”。

          那是一段從0到1的創世紀,你若參與,即是榮幸。

          包產到戶一石擊水,讓農民從土地的束縛中解放出來,激活了沉睡多年的鄉村;城市之外“村村點火、鄉鄉冒煙”的鄉鎮企業異軍突起,使工業化在農村不斷播種。

          不論是從鄉鎮企業到跨國公司的西子聯合的蝶變,還是上演“小魚吃大魚”的娃哈哈“百日并購”,抑或首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杭汽輪喝到了“頭口水”,民企創新姿態翻新,國企改革也并不是孤軍深入,經濟領域的方方面面都在探索體制機制的革新。

          此后,財政稅收體制開始變化,以適應新的經濟增長模式;嗅覺敏銳的信息經濟杭商群體開始創辦企業,撬動了科技體制改革;企業所有制結構和勞動者身份的多元化,對社會保障體制提出了全新的要求。

          1993年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成立,不僅帶來了投資,更給杭州吹來了“國際風”。2000年天堂硅谷的建設,讓濱江區成為杭州信息經濟的樣本區域,引領著創業創新奔騰的洪流。“一號工程”信息經濟持續發展,科技創新為數字經濟發展賦能。

          改革開放,讓杭州從缺礦產、缺港口的資源小市一躍成為經濟強市。

          “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從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至今,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反復強調這場意義深遠的變革所期望達到的“總目標”,從制度、改革、現代化三個維度,給出了撬動中國發展的“總支點”。

          改革,從時間表倒數最緊迫的事項改起,從老百姓最期盼的領域改起,從制約經濟社會發展最突出的問題改起,從社會各界能夠達成共識的環節改起,伴隨著總目標的確立,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幕迅速拉開。

          改革浪潮中的杭州,進入了一個全新境界。

          

          一場“真刀真槍”的自我革命 全國首個不動產業務“最多跑一次”的城市

          “最多跑一次”改革是杭州全面深化改革的“牛鼻子”,是政府自身改革的再推進再深化,是一場“真刀真槍”的自我革命。

          2016年6月1日,杭州市第一本不動產權證在市民中心頒發,開啟了全市不動產統一登記的新征程。同年11月,市不動產登記服務中心窗口負責人傅佳卿開始到市民之家工作。

          “辦理不動產登記涉及國土、房管、地稅三個部門,雖然同在一個樓層,辦事群眾卻要去三個窗口、取三次號、排三次隊,才能拿到房產證。”一個事項的辦理,卻要走三遍流程,怎樣才能讓老百姓辦事更便利?

          群眾的訴求,就是改革的方向。2017年初,市委市政府將不動產登記納入“最多跑一次”改革,由市國土資源局牽頭加快克難攻堅、重點突破。“國土作為牽頭主導部門,開始緊鑼密鼓地協調對接工作。住保房管、稅務和國土三家單位負責人經常坐在一起頭腦風暴,理順一個個堵點難點和具體細節。”傅佳卿回憶道,“那時三個部門連軸轉地開會,經常晚上加班做測試,犧牲了大量休息的時間。”

          2017年4月5日,不動產登記全新辦事流程正式上線,實現了取一次號、排一次隊、用一小時完成不動產登記,標志著不動產登記完成了第一階段的改革。杭州也成為實施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后,全國范圍內首個做到不動產業務“最多跑一次”的城市。

          然而,有第一步,就要邁出第二步。

          “既然三個部門都坐在一起了,為什么還要提交三套材料?”有市民提出這樣的問題。

          如何把三套資料合并成一套資料?既要保證三部門依法履職的需要,又要確保不動產權利人合法權益,怎樣才能在依法規范的同時,實現群眾辦事減負?隨著新的問題產生,不動產登記改革也進入了第二階段。

          2017年12月25日,不動產交易登記“一套材料、一個系統、一窗受理、一小時辦結”率先在主城區10個不動產登記辦證點實現。

          2018年12月,市國土資源局與9大銀行簽訂政銀戰略合作協議,全面推出不動產抵押登記全流程網辦,實行銀行信貸管理和不動產登記“一件事”,讓企業和群眾體驗“一證通辦”“一站式服務”。至此,一張房產證完成了三次“自我革命”,從中也可窺見“最多跑一次”改革的一斑。

          “全城通辦”、社會保險信息打印“就近辦”、生育登記“簡化辦”……

          憑身份證“一證通辦”、“1+N”+X多證合一……

          “最多跑一次”改革,自2016年浙江省委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以來,從群眾辦事到商事登記;從企業營商環境到公共領域;從率先嘗試用政府權力“減法”換取市場和社會活力“加法”的自我削權,到曬出政府權力清單;從以權力清單為基礎的“四張清單一張網”,到首批40961項“最多跑一次”清單的公布實施,再到如今打造“移動辦事之城”、著力打造國際一流的營商環境,杭州的成果豐碩,交出了一張新“成績單”。

          而貫穿始終的,是黨和政府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以及“刀刃向內、敢于自我革命”的壯士斷腕般的決心。

          一個充滿生機和活力的杭州,必將揭開新一輪改革的大幕。

          

          一次司法改革最前端的先行先試 全國首創互聯網法院

          錢潮路22號,杭州互聯網法院立案大廳。這里沒有等著排隊立案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沒有堆積如山的卷宗,有的是人臉識別、訴狀自動生成、智能自助立案系統……各種科技感十足的設備云集。

          人都去哪兒了?

          黃程浩打開互聯網訴訟平臺,后臺顯示,原告發起的在線訴訟案件正在不斷刷新,24小時不間斷收案,每天新增超過120件。作為一名剛畢業的法學研究生,杭州互聯網法院立案庭書記員這份工作,刷新著黃程浩對中國法院立案的認知,他也有幸見證了一個全國首創的互聯網法院的誕生全過程。

          智能立案系統自動進行管轄甄別:以網絡購物合同糾紛為例,如被告住所地、收貨地均不是杭州,案件就被系統初判為非該院受案范圍,系統自動打上黃標;系統自動甄別符合管轄,則打上藍標。根據標記的不同,黃程浩可快速進行人工審核確認,并點擊決定是否立案,相關法律文書也即刻生成,加蓋電子簽章后“秒”送當事人。

          互聯網法院正在探索一套全新的訴訟規則。午休時,黃程浩跟同事們交流心得,討論平臺打造中的痛點和難點。

          “剛開始,平臺是搭出來了,但送達還是挺難的,像傳統法院一樣,送達還是靠寄EMS。一個案子下來,光EMS成本就不少。更何況,很多網購的賣家注冊地與實際經營地不一致,經常送達失敗。”黃程浩說。

          該院多次論證后,2018年,包括阿里旺旺送達、千牛網(電商賣家服務平臺)送達、微信送達等在內的全國首個點對點電子送達平臺誕生了。

          “如魚得水!”黃程浩興奮地說,“立案后幾乎不消幾分鐘,我就能通過阿里旺旺聯系上賣家,把起訴狀送達到被告那里。”

          杭州是電子商務之都、移動支付之城,正在打造智慧城市。杭州互聯網法院應運而生,為杭州這座城市的智慧創造提供司法上的保駕護航。黃程浩這樣年輕的法官,正與杭州互聯網法院共同成長,并站上了中國司法改革的潮頭。

          “互聯網法院是中國司法改革的最前端。我常常在想,我們的工作絕不是單純地為了生存,它創造了很大的社會價值。我們遇到的問題,是書上找不到答案的。在杭州互聯網法院,每個人都有創新的機會,推動歷史的前進。”黃程浩說。

          杭州互聯網法院自誕生之初,即承擔著先行先試、創新司法審判模式的使命。通過優化網上審判流程、創新互聯網裁判規則及信息技術深度應用等方面的大量探索與創新實踐,杭州互聯網法院為全國乃至世界提供了互聯網司法的“杭州智慧”“杭州樣本”。

          

          一種時代風口下的杭州選擇 全國首個以數據資源命名的正局級行政單位

          事實上,從“城市大腦”的構建,到互聯網法院的成立,再到“移動辦事之城”的打造,其最核心的要義是打破信息孤島、實現數據共享。

          2017年6月5日,全國首個以數據資源命名的正局級行政單位——杭州市數據資源管理局組建完成。在半年多的時間里,市數據資源局完成了各項組建工作,并全面建設“1353”政務數據共享體系、推進數據資源歸集共享、城市“數據大腦”建設等重點工作任務。

          杭州數據資源局成立是一個什么樣的部門?多年未設新局的杭州,成立這個全新單位的意圖又是什么?杭州市數據資源局黨組書記、局長鄭榮新說:“我們將充分利用數據資源,讓數據多跑路,讓百姓少跑腿,推動‘最多跑一次’改革,或將改變政府的治理模式。”

          作為中國互聯網之都的杭州,無疑率先邁入了這個行列。尤其是從2014年開始,杭州將“發展信息經濟、推廣智慧應用”列為“一號工程”,在信息經濟的高速公路上一路飛奔,為成立數據資源局做了最充分的準備。

          杭州市數據資源管理局成立后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打破信息孤島,開展數據共享百日大會戰,以無條件歸集,有條件使用為理念,百日攻堅共歸集59個部門290億條數據。編制杭州市政務數據資源目錄,以秒級速度響應“最多跑一次”。

          市級部門既是數據需求方,也是數據供給方,共建共享理念形成廣泛共識,翻開了破除思想壁壘、技術壁壘、體制壁壘的杭州新篇章。數據共享打破了部門之間的“信息孤島”。辦事網絡通暢,政務服務就有了網上辦理的基礎,政務服務自然變得快捷、方便。

          對政府而言,數據資源是放大鏡,也是望遠鏡。它能讓政府為更多人提供更優質的服務,且成本更低廉,使政府從被動應對變為主動作為,從根本上轉變了政府治理模式。

          當互聯網時代飛速向前發展,當大數據已成為膾炙人口的熱詞,在這樣一個時代的風口上,成立數據資源局,已經成為政府順應時勢的必然選擇。

          在杭州市數據資源管理局的牽頭和推動下,2018年12月29日下午,杭州城市大腦(綜合版)2019在云棲小鎮發布。“先離場,再付停車費”“先看病,回家再付錢”“一只手機游西湖”以及“城市眼云共治”治理違規……此次綜合版發布,杭州“城市大腦”從單一交通領域首次延伸至城管、衛健、旅游、環保等領域,推動“治堵”向“治城”轉變,加快城市數字化進程。

          2019年1月3日,杭州市機構改革方案公布:設置市委機構15個,市政府機構39個。杭州市數據資源管理局仍赫然在列。

          這次機構改革具有6個方面的鮮明特點:始終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全面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決貫徹中央改革精神和各項要求;充分體現杭州的市情和特色;堅持把強化市級統籌與充分調動區縣(市)積極性結合起來,理順市與區縣(市)、條與塊的關系;堅持一件事情原則上由一個部門負責,理順部門間責權關系。

          在這場自上而下的有序調整中,杭州,面對新時代新任務提出的新要求,下決心破解全市機構職能體系中存在的突出問題。而歸根結底,一切改革,從頂層設計的出發點,到落地落實的可行性,都必須以人民為中心,才能實現高質量發展、可持續發展。

          改革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所幸,杭州不負眾望,所幸,杭州改革開放再出發。

          

          【大事記】

          1979—1983年 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全面推行

          1991年,杭州娃哈哈兼并國有杭州罐頭食品廠

          1992年,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國企改革奠定市場經濟體制基礎

          1993年,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成立

          2005年起,公車改革開先河

          2014年起,“一號工程”信息經濟發展

          2016年起,持續推進“最多跑一次”改革

          2018年1月,杭州入選首批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范城市(本站編輯 洪曉霞摘編)

        ?
        [收藏] [推薦][字號: ] [打印] [關閉] Top
         
        柠檬导航